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下四方宇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汉字前景灿烂  

2017-05-08 20:31:56|  分类: 政治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前景灿烂

译者:arb 原文作者:Sarah Zhang 
发布:2017-05-08 18:09:01 挑错

柯蒂键盘曾为世人所羡,但现已风光不再

这是斯坦福大学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汤姆·穆莱尼告诉我,他的电脑键盘出了问题。穆莱尼既不是技术人员,也不是德克夏沃键盘的忠实用户。他是搞历史的,研究现代中国,我们正在参观他的中国打字机和键盘展,在策展过种中,穆莱尼逐渐认识到,中国的技术蒸蒸日上,西方国家则落到了后面,还在坚持着他们的标准键盘不放。

汉语有75000个汉字,它不是字母文字,曾有人预言汉语与现代技术格格不入。因此,那种认为中国技术走在前面的观点,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非同寻常。怎样用汉语发电报?怎样在打字机打出汉字?甚至怎样用汉语与现代世界交流? 如果你是一位接受过剑桥教育、醉心于古希腊的古典主义者,可能你会认为汉字“太古老”了。还是字母文字好!

但穆莱尼认为,计算机的发明可能会展现汉语很多的优势来。穆莱尼即将出版两本书,是关于打字机和计算机的。我们讨论过他的研究结果,他的观点很吸引人,该书主要内容不仅是关于中国的,也是关于我们与计算机之间关系的,这种关系不仅是我们与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硬件,也是与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软件。他说“使用键盘打印字母是一种最基本的功能”,当你在键盘上按下“a”时,计算机屏幕出现了“a”,这个过程没有用到计算机的处理能力和存储能力,降低了计算机的使用价值。但在一台汉字系统的计算机键盘上输入一个“a”,计算机预测不了将要输入的字母。打汉字明显需要软件的支持。

换句话说,输入汉字本质上就是按照指令(你也可以称这是一套规则)键入字符,并将其转换为特定的汉字。穆莱尼称汉字打字员为“有意识的代码”。目前汉字输入法有数十种,而西方世界就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打,几种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充分利用软件的便捷。他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一个人150年来一直认为字母系统是最伟大的,你怎么能说服他。”

穆莱尼认为,正是中国使用电报和打字机的尴尬历史使汉语使用者一直在为充分利用软件做着准备,终于出现今天这样情况:输入汉语比英语更快。

一开始,真得比较尴尬。

电报1871年首次来到中国,面对这项西方技术,中国人第一次不得不委屈自己的语言。一位荷兰天文学家和一位法国海关官员设计出了一套方案,为每一个汉字指定一个不同的4位数字,然后将其转化为摩斯点划。这种方法是可行的,但却给汉语带来极大不便。摩斯代码中的数字有5个点或横线,字母1到3个,这样,用汉字发电报价格贵、效率低。有人说,中国前总理周恩来出差在外时,发电报是他最大的开销。

汉字打字机使用起来也很笨拙,它的底盘预装了2000多个常用字钉,打字员在打字时,通过操纵底盘盖,击打杠杆将选中的字钉打到纸上。如果要打一个冷僻字,就得就要从另一个装有几千个字钉的托盘中寻找。


与此同时,几十位发明者希望联手找到发送电报及制造打字机更好的方法。为此,他们提出检索汉字的多种新方法,以便把汉字分成更小的单位,比如“四角号码法”,这种方法需要在一个汉字的四个角标注出各自的形状,十种不同的形状可用0到9十个不同的数字标出来,按顺时针方向就可得出一个4位编码,用这个编码可以发送电文、在打字机上排列汉字。如果你不写汉字,你对这个过程的认识可能不会多么深刻,但实际上,这完全是对汉字的再造。

就好像不再一个个输入字母构成英语单词,你可以通过输入字母对应的数字来输入单词,这些字母有的是上半部分出头(如d b l h)、有的是下半部分出头(如p y g j)或者上下都不出头。这种通过输入抽象编码选择字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汉语技术的一个组成部分。

S

因此当计算机出现时,汉字输入新方法在“发生输入法战争的70和80年代”不断涌现,穆莱尼表示。不同的输入法要求对汉字作不同的解构,可能基于四角号码、三角号码、汉字部首或者笔划顺序。另有一些人使用柯蒂键盘上的拼音系统进行实验,他们吸收了字母转汉字软件的优势。一个真正的突破,是这些输入法都有预判的功能。比如,你可以键入每个汉字的第一个字母就可输入一大串汉字。换句话说,这是他们预判的文本。


穆莱尼表示,以软件进行转换的汉字输入方法最后将胜出。实际它已经胜出。我们手机上有预判文本并自动完成。它受制于移动这让西方人认识到时简单的所输即所得键盘的局限性。但即使在那时候,到时目前为止,你也仅能让美国人向前。


早期移动电话引入的T9文本预判系统体现了文化上的差异,当设在西雅图的Tegic公司刚开发出T9时,它在手机上创造了一种新的字母安排。标准的字母安排应该是2 = abc, 3 = def, 4 = ghi,依次类推。T9用户应该清楚地记得,有几个不同的单词常常匹配同一套数字,比如你输入“4663”,你就要在“good”、 “home”和 “hoof”等单词中进行选择才能得到时你想要的“hone”,但Tegic公司在一开始开发的是一种新的数字对应字母的方法,既不是柯蒂式,也不是字母表式,有效地防止重字率。但它并未流行开来。Tegic公司联合创始人威廉·瓦伦蒂回忆道:“我们的一位早期开发者说‘你不要试图在手机上改变字母安排’,我们必须接受低效的输入系统,因为我们受限于业已存在的字母安排。”

I

瓦伦蒂表示,在中国,让用户使用新东西相对容易,因为他们没有既定做法。中文T9基于笔划,不同的键代表着不同的笔划,因为有下一笔划的预判文本,每个字平均只需输入1.4个笔划。可作参考的是,汉字平均字的笔划是9划,这在效率上是一个巨大飞跃。(顺便说一句,瓦华蒂在越战期间担任中文翻译,接听4个数字的电报密码并把他们译成汉字,因此他对这个笨拙的、超前的汉语输入系统也是熟悉的)。

独立的设计研究者和民族学学者克利斯蒂那·许表示,“在中国,过去十年手机使用量激增,这就意味着初次使用手机的新用户大幅增加,他们对柯蒂键盘没有任何的牵绊与经验,因此让他们使用新的输入法比较容易。”输入法系列有像T9这样的基于笔划的,有像柯蒂这种基于拼音的,还有手写的,变种无数。

穆莱尼说,“如果你带来50个人并对他们说‘打同样的字’”,如果你真的看到他们在键盘上打的字,你会看到他们打同样的字使用了50种不同的方法。实验是主流。但替代方法,英语比较快的输入方法,比如ShapeWriter或 Swype一下子让你打一大串字母,他们

穆莱尼的  说法有时振聋发聩,比如他说:“字母世界有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自信文化。”我是一个字母文字积极的推崇者,并且是一个不会因为输入效率高就会学一种新的打字方法的懒人,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太认同他上面的说法。但是他是在挑战柯蒂键盘的老大地位,挑战西方技术协议默认的理念。


这种说法也是振聋发聩的,因为西方不可挑战的地位已保持这么长时间。根据我们的字母表,电报出现了,打字机出现了,计算机和互联网协议出现了。是的,汉语使用者花了一百年的时间才顺应了这些技术,而且计算能力超过字母文字使用者,最终他们与这种技术的关系比字母文字使用者与这种技术的关系更丰富更复杂。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 editor@yeey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