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下四方宇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比数字工具更好用的纸和笔  

2017-01-31 11:06:57|  分类: 政治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数字工具更好用的纸和笔

进入新的一年,该用什么来安排日程、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当然是纸质本和一支写起来顺手的中性笔……
比数字工具更好用的纸和笔 - 上下四方宇的博客 - 上下四方宇的博客
更新于2017年1月31日 06:06 英国《金融时报》 雅尼娜?康博

在伦敦设计博物馆(Design Museum)的商店闲逛的时候,我的视线落到了完美的伴侣之上——一本Els & Nel设计的硬面纸质日记本。黑白墨迹图案的封皮,配有方便的抽拉式年度日程表,这正是我在寻觅的东西。我立刻买下了它。

一些人可能认为,我这样一个用着iPhone和iPad、在WhatsApp、Instagram和Snapchat之间切换、职业是数字新闻记者的千禧一代购买纸质日记本有点反常。但事实并非如此。无论是工作用途还是个人用途,我习惯使用纸质日记本和笔记本——而且我并非个例。

在我们进入新的一年,即将用会议、项目和约会填上日历上的空白之际,很多人不情愿抛弃他们的纸质伴侣。面对Google Docs和在线日历的数字攻势,纸质日记本和笔记本,尤其是高端、昂贵的那类,丝毫没有败退迹象。据领先的奢侈品供应商报告,千禧一代和各年龄段消费者对这类产品有强劲需求。在2017年,我们依然想要使用纸和笔。

为何会如此?创立于1997年、总部设于米兰的奢侈笔记本公司魔力(Moleskine)的联合创始人玛丽亚?塞布雷贡迪(Maria Sebregondi)表示,在数字化世界里,纸依然得到年轻的商务专业人士的珍视。“尽管存在其他数字机会,但我们一直能看到笔记本和纸质日程本的销售额逐年增长,”她说。

2015年魔力的收入为1.28亿欧元,比5年前的5300万欧元大幅提升。纸质产品占这些销售额的近90%(该公司也制造皮革制品)。在2016年的头9个月,该公司的销售额也实现类似增长,净收入达到9589万欧元。

塞布雷贡迪说,魔力的千禧一代顾客教育程度较高,精通数字产品,“也最热衷于重新发现纸的美妙”。

英国私人持股的奢侈文具商Smythson也声称有类似经历——尽管该公司无法提供销售数据。

Smythson的产品并不便宜,很多日记本和笔记本的售价超过200英镑,但是成立于1887年的该公司声称,精湛工艺和悠久历史具有广泛的吸引力。该公司最畅销的产品是一款羊羔皮Soho日记本,售价155英镑。

一些日记本是为特定行业设计的。比如20年前推出的时尚日记本,提供关于伦敦、纽约、巴黎和米兰等时尚之都的内行提示。

伦敦伊斯灵顿区(Islington)的精品文具店Present and Correct的店主尼尔?惠廷顿(Neal Whittington)表示,自他2009年开始备货以来,日记本的销售额每年增长约18%到20%。“而且我们总是卖光存货,”他说。该店在网上起步,在2012年开了这家实体店。

“我们的日记本主要卖给20岁出头到40岁出头这个年龄段的人群,”他说。

惠廷顿指出,数字化并不意味着拒绝实体物品。“在精通(数字)的时代,人们的审美意识变得强烈得多,”他说,“随之而来的就是渴望拥有具有吸引力的东西。”

奢侈日记本的销售可能旺盛,但文具市场的实用一端似乎没那么成功。

比如,美国办公用品连锁史泰博(Staples)将其英国零售部门以象征性的价格出售给专业重组机构Hilco Capital,并且正在关闭北美的门店。此前其英国零售部门在截至2015年1月的一年中亏损500万英镑。

奢侈纸品的吸引力能够持续下去吗?“这个国家的人对文具的意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惠廷顿说,“如果我们能像日本人或者韩国人那样对文具着迷,那么增长空间还大得很。”

我们如何使用日记本和笔记本?我们往往用这些本子来记录待办事项,并享受涂鸦乐趣。以下是4位在数字化经济中就职的人士——3名千禧一代,一名“X一代”——分享他们在日常工作中的写写画画。

读者也可以在文后评论,介绍你喜欢的笔记本和日记本,以及你喜欢的原因。

凯瑟琳?帕森斯(Kathryn Parsons),34岁,伦敦数字培训公司Decoded的首席执行官

“每当我带着一本笔记本去开会的时候,人们都会不可置信地尖叫。一个讲授编程、黑客攻击和数据科学的人……居然用笔!

但我喜欢一张白纸提出的挑战。在一张纸上写下你的想法包含了某种承诺,这个过程快速而轻松。但你也激活了大脑中一个不同的部分,那里有更深层的思考。

我一直使用A5尺寸的‘魔力’笔记本。我并不因为科技本身的缘故而相信科技,我热爱的是实体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的互动。

过去12年我用过的每一本笔记本我都留着。这是我的涂鸦、梦想和创意的历史。我一直在想,有一天我要花时间重新读一读它们。”

(在页面顶端可看到凯瑟琳的笔记本)

加雷思?威廉斯(Gareth Williams),47岁,旅游搜索引擎天巡(Skyscanner)首席执行官

“在与人联合创立天巡之前,我是一个编程人员,总是用手指敲击着键盘。现在我不断地信手涂画。

我选择的笔记本是‘温莎?牛顿’(Windsor & Newton)。页面上往往混杂着会议笔记、涂鸦和草图。我手上总是握着一支三菱(Uni-ball) UB-157全液式钢珠笔,桌上还有一打左右各种颜色的这种笔。我倾向于把涂鸦当成工作会议上一种集中注意力的方式。

在那个时刻,我会倾听会上的说话者。之后加上涂鸦的时候,我一般会听着广播、梳理思路或者只专注于草图本身。

人们说,要精通任何事情需要1万个小时——我现在可能还不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在我涂涂画画了1万个小时以后再回来看看我做的怎么样吧。”

莉萨?波拉克(Lisa Pollack),35岁,英国《金融时报》新项目主管和专栏作家

“我的Daycraft金木系列(Slab)松木笔记本有时候会被误认为一块木头。我很怕在开会的时候,某个没准备好的人会要求从我的本子上‘拿几张纸’,因此我很喜欢这种伪装。(我的笔记本看起来像那种易撕本吗?不。它不是,你不能从它上面‘撕几张’。)

我在松木笔记本里实际写的东西读起来像是一个醉酒的业余即兴演员的独白。但是理论上,这是我点滴记录有关专栏的想法的容器。如果我不把它们写下来,我会记得我曾经有过一生中最有趣的想法,然而有关那一丝想法的任何信息都消失了。永远消失。

可以与我对‘在会上没纸的家伙’的害怕相比的,是用不正确的笔在松木笔记本上书写的焦虑。

我想有一点可以预测,我对笔有特别的偏好。如果想从我这里敲诈一笔,很有可能你只需对着我的笔记本挥一挥蓝色圆珠笔。正确的笔是百乐(Pilot) Hi-Tecpoint V5黑墨水中性笔。

我对纸也有特别的偏好:大约是每平方米80克左右的纸张,窄间距横线。宽间距的薄纸是给孩子们用的。也是给那些从办公室文具柜里拿书写用具的人们用的。‘在会上没纸的家伙’应该时不时去那里看一看。”

埃费?查卡雷尔(Efe Cakarel),40岁,电影流媒体服务Mubi首席执行官

“我使用中等大小的黑色封皮‘魔力’本。我喜欢这种软质封皮,这样笔记本柔软一些,也很容易在翻开后摊平。

任何时候我都带着我的笔记本。我用特定的笔书写,0.5粗细的无印良品黑色笔。这是我认为用起来最舒服的一款笔,也最适合我的书写风格。我不怎么涂鸦,而是幻想。

我在一天的开始总是一边喝浓缩咖啡,一边浏览自己的日程安排,并与我的团队交换最新信息。我用笔记本记下一切东西,不仅是工作中的事情,也有我的思路和想法。

我的父亲传授给我的一个经验是,要有一个干净的工作空间。他的桌面上几乎空无一物。这提供给你思考的实体空间和精神空间,而书写是思考的一个延伸。”

译者/徐行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