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下四方宇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方孝坤 欧阳询书迹揭秘  

2016-11-27 13:53:33|  分类: 书画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询书迹揭秘

http://www.chag.cn/EraContent.aspx?id=641
          方孝坤 博士、华南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城市文华学院副院长,笔迹学研究与应用中心主任,中国笔迹学会(筹)副会长兼秘书长,国际简牍协会会员、中国文字学会会员、广东书法评论家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岭南书法院副院长,广东书法院客座研究员、广东艺坛书画院学术委员。




文/ 方孝坤


  使用笔迹学进行书法研究,在研究对象和范围上都有所改变。传统的书法研究,研究的是书法作品,也就是书写的对象——汉字及其意义和书写的结果。而笔迹学的笔迹分析方法是要还原书写的过程,挖掘书写者的状态及其深层心理、生理等,这比传统的书法研究范围要大,也更加深入。我们以欧阳询为例,从审美的角度,我们可以对其书法给出如下的评价:书法成就以楷书为最,笔力险劲,结构独异,后人称为“欧体”。这算是概括的平面式的描述。唐张怀瓘《书断》中说:“询八体尽能,笔力险劲,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犹龙蛇战斗之象,云雾轻宠之势,风旋雷激,操举若神。真行之朽出于大令,别成一体,森森然若武库矛戟,风神严于智水,润色寡于虞世南。其草书迭荡流通,视之二王,可为动色,然惊其跳骏,不避危险,伤于清雅之致。”这段评论可谓立体交叉,多层次展开,既有平面的描述,也有纵向的比较,更有绝妙的比喻。而我们尤其要注意的是那些绝妙的比喻。它里面既包含着形态的神似,也包含着动态的过程的还原,这正是笔迹分析法要完成的目标,古代的书论家并不知道笔迹学,所以更多的是用想象和比喻,由静到动,从抽象到具象地完成欣赏的较深层次。清代翁方纲《复初斋文集》评:“千门万户,规矩方圆之至者矣,斯所以范围诸家,程序百代也。”可谓对欧阳询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即便是今天欧阳询的书坛地位,也是妇孺皆知的。
  据《旧唐书》记载,虞世南死后,太宗叹曰:“吾无与论书者矣!魏郑公白见遂良,帝令侍书。”值得注意的是,欧阳询与虞世南同为降臣入唐,且他长虞一岁,虞世南死后,魏徵却推荐了褚遂良,而对这个曾一度“偕虞世南赴弘文馆教示楷法”的欧阳询,却只字未提。
  做为初唐四家的元老级人物欧阳询在重视书法的初唐却并没有得到重视和肯定,其中原因则令我们深思。史论家分析原因有二:一是欧阳询缺少“谏才”,虽然“聪慧绝伦,读书即数行俱下,博览经史,尤精三史”。(《旧唐书》) “(欧阳询)八体尽能,笔力险劲,篆体尤精。”(《书断》),虽然文采斐然,在重视谏诤的初唐也只是“余事”;另外一个原因是《旧唐书》所称“初学王羲之,后渐变其体”,他对王体的变化和创新并不为太宗喜欢,所以难以重用。(《中国书画报》2011年第5期)
  所论很合理也符合时代的逻辑。然而我们如果再进行深一步的探究,可以提出以下问题:“渐变其体”的欧阳询,为什么没有变成“颜体”却变成了“欧体”呢?“聪慧绝伦,博览经史”的欧阳询为什么不被重视人才、喜欢书法的太宗喜欢呢?“貌甚寝陋”对他的仕途有没有影响呢?
  让我们循着“字如其人”、“笔迹即心迹”的原理,去探究欧阳询失意的深层原因吧。欧阳询在太宗一朝不仅不被重视,甚至常常被当做笑料。如一次太宗宴请朝臣,长孙无忌嘲笑欧阳询说:“耸膊成山字,埋肩不出头。谁家麟阁上,画此一猕猴。”询应声答曰:“索头连背暖,漫裆畏肚寒。只由心溷溷,所以面团团。”又《太平广记》载:“文德皇后丧,百官缞绖。率更令欧阳询状貌丑异,众或指之。中书舍人许敬宗见而大笑,为御史所劾,左授洪州司马。”这两则史料说明欧阳询的长相确实令人难以恭维,那么状貌丑异是不是欧阳询不被重用的根本原因呢?



  首先我们看一下他的童年生活,能够寻访欧阳询的史料首推《旧唐书》、《新唐书》,然而两书记载欧阳询的文字,虽略有小异,但都不超过300字。据《新唐书》载:“父纥,陈广州刺史,以谋反诛。询当从坐,匿而免。江总以故人子,私养之。貌寝侻,敏悟绝人。总教以书记,每读辄数行同尽,遂博贯经史。”从这段简短的文字,我们似乎可以勾勒出欧阳询童年的生活,欧阳询生活在一个官宦家庭,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享受官宦之家的温暖和待遇,便由于父亲的谋反,一切都灰飞烟灭了,而且由于诛连,他也要被杀,幸而有他父亲的旧友隐藏并收留了他,他的小命才得以延续。可以想象,目睹父亲的惨死,家族的诛杀,在熊熊烈焰中,温暖的家慢慢变成灰烬,这些画面定格在欧阳询童年的记忆中,对他性格的形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甚至会产生心理问题,精神分析学派的大师、著名的瑞典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心理问题的产生都可以从童年的经历中找到根源。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断,欧阳询的童年经历是他孤僻、内向性格形成的根本原因,当然,“貌甚寝陋”也应该是原因之一。正是由于不堪回首的童年经历,使得欧阳询性格内敛,行事谨慎,对功名利禄并不看重,而是在心灵世界寻找一片抚慰的家园。这个家园就是书法,欧阳询是个“敏悟绝人”的才俊,他的才能没能用来济世,书法成了他一生的追求——心灵栖息的家园,由于聪慧和执着,他把楷书写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并且形成了“笔力劲险”、“森森焉若武库矛戟”的“欧体”,宋《宣和书谱》誉其正楷为“翰墨之冠”不是虚言。“劲险”是他的威势,“武库矛戟”是他的武器,他就是用书法织就了厚厚的铠甲,以此来保护他受伤的心灵。
  这才是他包裹自我,不被重用的根本原因,欧阳询85乃卒,可见其身体之壮,心态之平。对政治上的“失意”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第二步,我们看一下欧阳询的婚姻生活。史料并没有交代其早年的婚姻,《旧唐书》和《新唐书》中只有寥寥几笔:“子通,少孤,母徐氏教其父书。”、“通蚤孤,母徐教以父书。”欧阳询85岁去世,而欧阳通“少孤”,由此可以推断,至少70多岁才生欧阳通,那么欧阳询70多岁以前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们不得而知。史料没有提及以前的婚姻,我们是否有理由推测:欧阳询以前的婚姻生活很不幸,可能取了几任妻子,但都没有留下子嗣。毫无疑问,即使欧阳询很丑,在封建社会,能够入朝做官的男人也不会娶不到妻室的,既然能够娶妻,但没有子嗣,这说明我们的推测是合理的。如果我们的推测没错的话,那么,这段生活经历也会使欧阳询的心境雪上加霜,这也就成了他后来失意的另一个原因。
  第三步,我们用笔迹分析法分析一下欧阳询的书迹揭示出的心迹。我们把欧阳询的书迹按照时间先后罗列于下:
  化度寺碑
  (化度寺碑:全称《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唐李百药撰文,欧阳询书。碑立于唐贞观五年(公元631年),楷书35行,行书33字。原石久佚。) 
 
  九成宫醴泉铭
  (九成宫醴泉铭:魏征撰,欧阳询书,记载唐太宗在九成宫避暑时发现泉水之事。碑立于唐贞观六年(632)。欧阳洵76岁书。)
   温彦博碑
  (温彦博碑:全称《唐故特进尚书右仆射上柱国虞恭公温公碑》,亦称《温彦博碑》。岑文本撰文,欧阳询书,唐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十月立。楷书36行,行77字,碑额阳文篆书“唐故特进尚书右仆射虞恭公温公碑”十六字。)



 
  综合能够见到的欧阳询的书迹,可以看出其共性是:结字工整、布白匀称、中宫紧密、主笔伸长。书写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笔迹分析法对应的分析是:性格沉稳内向、不急不躁、思维缜密、逻辑严谨、舒缓有度;字形适中、笔力劲健、刻板严整、灵活不够,主动性不强。这些正是他童年经历形成的性格加上后天读书合成的综合个性心理特征。
  但是我们如果把这些书迹做一个比较,就会发现在细微的变化之中包含着深刻的心态变化和人生历练。
  《皇甫诞碑》用笔紧密内敛,笔划瘦硬,刚劲不挠,表现出内心的坚强执拗,心结较重,裹紧的结构体现了紧张和自我保护意识较重,这正是早年欧阳询的心态。《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书法笔力强健,结构紧密。早《九成宫》一年而书,所以风格极相似,但仍然谨严有余,舒展不足。其用笔方整,且能于方整中见险绝,字画的安排紧凑匀称,间架开阔稳健。撇捺明显向两边展开,字势四面伸展,表现出极其自信、放松的心态,根据史料,这时的欧阳询应该是迎娶了欧阳通的母亲,甚至可能已经生了宝贝儿子欧阳通,老来得子,何其开心,加上七十余年的人生历练,心结已经完全打开,心态犹如雨后的天空一样明净,所以欧阳询书法已至化境。明陈继儒曾评论说:“此帖如深山至人,瘦硬清寒,而神气充腴,能令王者屈膝,非他刻可方驾也。”明赵涵《石墨镌华》称此碑为“正书第一。”实在不为虚言。 《温彦博碑》结字更加宽博,上伸下展,左舒右放,视野开阔,笔力浑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已到人书俱老之化境。而所有的人生如过眼烟云,尽皆散去,此时的欧阳询在书写时,已经到了物我两忘,心手双畅的境界。明赵涵《石墨镌华》评云:“此碑字比《皇甫》,《九成》善小,而书法严整,不在二碑之下。”并叹:“时信本已八十余,而楷法精妙如此。”所言甚是,欧阳询所书《虞恭公碑》已达到了人生和艺术的化境,已脱离了“欧体”在《九成宫》,《化度寺》中所具有的凝厚严谨的特征,而更趋于自然流畅。
  这些书迹的变化轨迹可以概括为:从结字内敛、布白紧密、笔划瘦硬,到布白宽博,笔划丰腴,八面舒展。这是欧阳询书迹的变化过程,也是其以书写完成他人生的最终历练,达到人书俱老的化境。
  综上所述,利用笔迹学进行书法研究,突破了传统书法局限在艺术审美领域的研究,可以将书迹的研究引入人的生理、心理等方面的研究。全方位的探讨书者书写作品时的身体、心理状态以及性格特征等。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